疫情之下的美國大選——代價慘重的民主黨初選

楊大巍 薛倩2020-03-16 00:23

(圖片來源:壹圖網)

楊大巍 薛倩/文

3月3日,美國總統初選的超級星期二。民主黨最初有近20名參選人,而這一天卻只剩下了三位老者和一位不算年輕的女參議員:78歲的伯尼·桑德斯(BernieSanders),77歲的喬·拜登(JoeBiden),78歲的邁克爾·布隆伯格(MichaelBloomberg),71歲的伊麗莎白·沃倫(ElizabethWarren)。這一景象頗有些戲劇感,同時,也令人對民主黨的處境生出幾分同情。

在今年的超級星期二,14個州和一個美國屬地會產生1357張選票,占全部3979張選票的34.1%,對候選人來講意義重大。選舉結果是:拜登在南方州大獲全勝,贏得包括德州在內的10個州的選票;桑德斯贏得了包括加州在內的4個州;而億萬富翁布隆伯格,僅僅贏得美屬薩摩亞,并在當晚宣布退出競選。

拜登的第三次參選

拜登在31歲時成為參議員,是當之無愧的老牌政治家。1987年,年輕的拜登第一次參加總統初選。因其犀利的辯論風格和多年的參政經歷,拜登對戰后一代深具吸引力,一度被認為是強有力的競選人。競選初期,拜登籌集的資金遙遙領先于其他對手,以至于有人預測他有可能成為肯尼迪之后最年輕的總統。不過拜登很快被同期競選的杜卡基斯抓住講話時的把柄,他在法學院時的抄襲行為也隨之被人發掘和披露。年輕且尚未聚得足夠的人氣,也尚未獲得任何政治團體的支持,拜登未能夠度過危機而選擇了退選。

心懷總統之夢的拜登在2007年再次參選。拜登為人可親,個性溫厚,政治主張也屬溫和,只是常常有些口無遮攔。這固然是他的個性所至,亦有其可愛可親之處,但是對競選舞臺上的政治人物來說,卻是致命弱點。拜登在競選時關于奧巴馬的一段講話,被時代雜志列入十大不當言論,并在名單中位列第二:“伶牙俐齒,聰明干凈,相貌又好的非州裔美國人,這是故事吧”。這番話很有點兒歧視的味道,后來拜登折翼競選。

2016年,整個美國大概都能體會到拜登參選的渴望心情。事實上,作為奧巴馬的兩任副總統,拜登具有完美的資歷和充分的理由。雖然他的年事已經有些偏高,不過看上去仍然矍鑠,思維也依舊敏捷。然而希拉里強大的政治資源和霸道個性,終使拜登卻步。看上去,拜登此生大概無緣于美國總統了。

特朗普的當選對民主黨的刺激和打擊,超過任何一位前任的共和黨總統。民主黨心結難解,不明白也不能接受失敗的事實。不過同時,特朗普的離經叛道,不按常規行事的作風,也給諸多民主黨人以靈感和鼓舞:如果特朗普這樣的偏激都能夠為民眾接受,那么誰都可以成為總統。

2019年,民主黨的總統初選人隊伍浩浩蕩蕩,各色人馬懷揣諸種愿望上陣辯論,不過拜登卻沒有出現在最初的辯論人群之中。拜登最后的出場看起來有些千呼萬喚,當四月的一個晚上,拜登以重拾道德和尊嚴的崇高理念進入眾人視野,坊間關于拜登重出江湖的謠傳終于有了歸宿。拜登水到渠成地成為民主黨建制派的重望所歸。不過以道德和尊嚴作為競選綱要,在貧富不均的現實和產業工人的困境面前,終歸顯得有些單薄和不得要領。

拜登的年歲確實已高,而他的實際狀況仿佛更甚于他的年歲。年輕時的瀟灑倜儻,辯論時的咄咄氣勢,這些屬于好人拜登的附加資產都已經日漸式微;代之以張口結舌、語焉不詳和神情渙散。拜登在對手的進攻之下,還擊能力微弱,而他的政治主張既沒有新意,也不具力量。媒體不看好他,民眾不看好他,甚至民主黨的建制派對他也殊無信心。所以當布隆伯格砸下數億美元的競選資金,高調宣布參選的時候,民主黨及媒體立刻顯得興奮和熱情洋溢,幻想著萬貫資產的主人——盡管這與民主黨的形象不甚相符,能夠拯救民主黨于岌岌可危。

布隆伯格的金錢與政途

如果布隆伯格能夠在初選勝出,特朗普在與他交鋒的時候,心理上會少掉許多優勢。布隆伯格的財富將近20倍于特朗普,并且還有三任紐約市長的從政經歷。這大概也是特朗普一定要冠之以“小個子邁克爾”(MiniMichael)的原因——從身高上找回優勢。

身為猶太人的布隆伯格,堪稱商業奇才。他在31歲時成為華爾街大投資銀行“所羅門兄弟”的合伙人,39歲創建了自己的媒體帝國彭博社。2009年,布隆伯格的財富比上一年增長45億美元,是當年世界上財富增長速度最快的富翁。估算他今日的財富,價值大概高達550億美元。

商業上這樣成功,擁有這么多資產,大體上都會產生一點救世的想法。同樣為猶太人的扎克伯格,就多次被人推測有在日后進入政界的打算。美國富翁們有做慈善事業的傳統,布隆伯格也不例外,至今慈善捐款已經超過64億美元。但他更傾心的還是進入政界,將自己的理念實踐于政治。布隆伯格2001年成功獲選紐約市長,執政三屆,為時12年。為了競選和連任,布隆伯格皆投資近億美元,屬史上絕無僅有。同時為了方便獲勝,他從長期的民主黨轉為共和黨,后來為了打破市長任職期限為兩期的慣例,布隆伯格又變成獨立黨派。

布隆伯格在市長的任上,業績可圈可點。他在教育、公共衛生、社會安全等方面成績斐然,紐約市的犯罪率在他任職期間也大幅下降。布隆伯格在理念上接近民主黨,注重社會公義,關注民眾需求,但在執政及措施上,又偏向于共和黨,講求秩序與成效。為降低犯罪率,布隆伯格擴大了警察的權限,允許對可疑人員進行攔截盤查。此舉成效有目共睹,但因侵犯人權,尤其是黑人的人權而備受詬病,并最終被廢止。

2015年初選之時,布隆伯格也曾動心總統職位,但是同樣礙于希拉里的強勢而作罷。作為商業帝國的巨擘,布隆伯格處處有團隊為他精確計算,與希拉里這樣一個強手進行拼搏,勝算機率顯然不大。布隆伯格為人謹嚴,任紐約市長時的口碑亦嘉,看上去有良知和正義感,更有資歷和財富,似乎是個不錯的競選人。然而錯過2016年的大選,布隆伯格也錯過了其適當的競選年齡。

特朗普上任后,經濟蓬勃,使得民主黨幾乎無議題可行,形勢難稱樂觀。布隆伯格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,資助民主黨超過一億美元,助其奪回眾議院,民主黨也因此欠了布隆伯格一個人情。

民主黨的初選,人眾而勢亂,辯論場上喧囂嘈雜,始終未見出色人選,而拜登之出場,也同樣令人失望沮喪。布隆伯格終于難抵誘惑,認為屬于他的時機已經成熟,于2019年11月宣布參選。此次參選應該是布隆伯格人生最后之華彩樂章。這位億萬富翁豪擲6.76億美元競選,200名助選官員,2400名助選雇員,鋪天蓋地的廣告、郵件、電視宣傳、電話動員,堪稱史上最大手筆。

布隆伯格自然有條件將競選造勢做得如此聲勢浩大,他的財富能夠買下美國所有的媒體。對比特朗普種種,民主黨在布隆伯格身上看到了希望。同樣是億萬富翁,布隆伯格既有政績,又有紳士做派,理念溫和而略偏左,皆是民主黨建制派所樂見。加之民主黨對他所欠人情,甫一出現,媒體和民主黨都似乎特別地對他溫柔以待。然而這場造勢運動背后的財富,巨大得超出人們的想象而讓人心驚,也讓人懷疑,對于民眾真正的需求,這位富翁能夠知曉多少,關注多少。

盡管如此,人們對布隆伯格的參選還是充滿了好奇和關注。2月18日,布隆伯格第一次參加初選辯論,使得民主黨的辯論在此前的平淡無奇之后,迎來了高潮。沃倫首先抨擊布隆伯格對婦女的歧視,桑德斯質疑他財富的合理性,連久顯疲憊和軟弱的拜登也迥然變得激情四射。布隆伯格一再地被追問“應不應該擁有這么多的財富”,政治正確之下,財富顯然已是一種罪惡。這一點上,年輕的扎克伯格比他機智得多,面對類似的問題,扎克伯格坦然答道:誰都不該擁有這么多的財富。而那次辯論中,廣告電視里睿智溫情的布隆伯格倏然不見,只有一個慍怒吃驚而不知所措的億萬富翁,年老瘦小得令人同情。布隆伯格在許多問題上顯然未作充分準備。他的財富、他在婦女及黑人問題上遭遇的質疑,一定會遇到挑戰,可是他全然不知如何應對。大概他在自己的帝國里位高權重久矣,既未受到過挑戰,也未獲得過關于他自己的負面反饋。布隆伯格更應去參加一場慶典,或由他主持的會議,而非接受對手們的群毆。這場辯論讓民眾和媒體咀嚼了良久,也讓民主黨大佬們夢醒。布隆伯格在第二場辯論中的表現仍然窘迫,民主黨建制派急需做出調整。

  桑德斯的變革

桑德斯向來不為民主黨的建制派所傾心。2016年建制派將黨內控制的超級選票的絕大部分承諾給希拉里,這一不公平的做法讓無數桑德斯的忠實選民傷透了心,以至于許多人在后來大選時拒絕投票給希拉里。2020年3月的超級星期二,桑德斯再一次被建制派拋棄,其中原因當從桑德斯的背景和其政治理念中找尋。

波蘭裔猶太人桑德斯,出身工薪階層。雖然算不得貧窮,但他的家庭仍需為生存而掙扎;而關于大屠殺所產生的生存恐懼,也在少年時的他的心中留下陰影。家庭背景和敏感敏銳的氣質,奠定了桑德斯憤世嫉俗的人生態度,也形成了他的有關社會公正公義的觀念。桑德斯天生就是一個社會活動家,參加過無數青年人的游行、聚會和抗議,并且還因此被捕。他在上世紀80年代當選為伯靈頓市長,90年代成為國會議員,2007年成為參議員,有將近50年的政治資歷。

從2016年起,桑德斯開始受到眾人的矚目。那一年民主黨的初選舞臺只有他和希拉里,希拉里有建制派和各界精英保駕護航,桑德斯則被窮人和年輕人簇擁。桑德斯對現行的體系充滿懷疑,他說他“不能相信千千萬萬捍衛民主的男女老幼努力奮斗的結果卻是,到頭來還是由億萬富翁來掌控政治進程。”

桑德斯贏得人心之處在于他的真誠,他不止一次地指出:那些人每天打三份工也難以擺脫生存困境,這種狀況是不對的,是這個制度出了問題。桑德斯對于窮人生活不易的感受真切實在,他的不平的心境和誓要改變這種狀況的決心一以貫之,從未更改。忠于他的選民大多來自底層,但是人數龐大,他們從本來就不多的收入里拿出十幾美元來表達對他的支持。這樣的支持,也超出了桑德斯的期待,使他感到有一種使命。在他看來,“選民手中的十幾美元,意義遠大于動輒上千的捐款”。人們很難不被支持桑德斯的人群所打動,他們帶著虔誠的心情而來,將桑德斯看作一個精神領袖,人群沸騰,人數一場多于一場。特朗普的競選顧問班農曾說,當他坐在競選集會的后排,看著澎湃的人潮為特朗普的演講而激動不已,他就知道特朗普必定會贏得大選。桑德斯的聽眾也同樣地激動著,雖然地位卑微,但是信念十足。如果沒有民主黨的建制派和各行精英們為希拉里站臺,很難說桑德斯不會贏得初選。

貧富不均是一個現實問題,古今皆是如此。但是桑德斯認為這種狀況正在愈演愈烈,因為“在過去的30年里,1%最富裕的人,財富增長了21萬億美元,而底層50%的美國人,他們的財富卻減少了900億美元,這種收入和財富的極度不平等,荒謬且不道德。億萬富翁不應該存在。”

年輕人被桑德斯的基本競選綱領而吸引:全民健保、15美元最低時薪、免費大學教育……這一切對年輕人來說,美好而令人振奮。2016年,桑德斯雖然贏得了近半數的初選選民,但他的理念尚未成為主流。到了2018年,桑德斯周圍聚起了一群年輕的議員,民主黨的政治議題也隨著桑德斯理念的流行更加向左偏轉。桑德斯不再閃爍其辭,坦然地宣稱自己的民主社會主義觀點,使得其口號在日光之下熠熠生輝,美國似乎要進入一個轟轟烈烈的社會變革階段。

這樣的變革和社會運動在美國的歷史上曾多次呈現。事實上,每有社會動蕩,就能看到這樣的運動。而今日桑德斯在下層民眾中所引起的共鳴,則是美國歷史上歷次運動的回響:在19世紀末、在20世紀初、在上世紀60年代;工會運動、民權運動、學生運動……人們稱桑德斯為今日的亨利·喬治(HenryGeorge),將兩者進行比較,仿佛看到了歷史的循環和重復。

社會經濟學家亨利·喬治活躍于19世紀末的鍍金時代,盡管財富和資本瘋狂增長,貧窮卻并沒有消失,貧富分化的現象日益嚴重。喬治在他的著述《進步與貧窮》中,對這一現象進行了探討和解釋,并且提出通過對土地征收單一稅而達到社會和經濟改革的目的。喬治的著作風靡一時,對后世影響也是深遠,富蘭克林·羅斯福、約翰·杜威、馬丁·路德·金,以及文學家托爾斯泰和蕭伯納都聲稱受其影響。喬治的理論促成了他那時期的許多改革運動,從而使那個時代成為后世所稱的“進步時代”(Progressive Era)。當時的運動,其主要目標是解決工業化、城市化、移民和政治腐敗造成的問題,主要針對政治機器及商業巨頭。桑德斯今日所見正是喬治昔日所見,他也同樣想要向政治體系和富可敵國的巨賈富商挑戰。而聚集在他身后愈來愈多的追隨者,則使我們看到了也許是一場風暴的前兆。

難以想象桑德斯會將2020年的大選帶往何方。桑德斯所期待的不僅是改變一項政策,通過一例條款。他看到社會這樣不公平,制度這樣不合理,他更想要改變的是一個政治體系。而這體系中的建制派,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,都是他所要挑戰的對象。民主黨固然是愈行愈左,但是絕不希望看到一個單打獨斗的桑德斯,在他所勇往直前的路途上不可阻擋和控制。

建制派的艱難選擇

2016年桑德斯的隊伍已經是浩浩蕩蕩的了,2020年初,當桑德斯在新罕布什爾和內華達獲勝,在愛荷華與皮特(PeteButtigieg)幾近平手,他幾乎就要成為一種潮流。

民主黨斷然要出手阻止這股潮流,不僅因為桑德斯的不可控制,更因為桑德斯如果真的在初選勝出,同時進行的參院和眾院議員的選舉就會受到影響。也就是說,參眾議員候選人,將會因為總統候選人的政治主張,而被貼上相關標簽。桑德斯雖然人氣旺盛,但他的支持者更多的是滿懷理想主義的年輕人。然而中年人和獨立選民,會因為懼怕或不贊成桑德斯的理念而不投民主黨的票。如此,那些紅州的民主黨議員,就會因此而被選下;而民主黨在2020年的選舉中,也勢必失去眾議院,完全束手于共和黨。這樣的結局,對民主黨來說,意味著在治國理念和政策上,長久地失去話語權,也意味著這個國家的政治走向將發生巨大的轉變。

超級星期二之前的周日晚,皮特宣布退選。皮特雖然來自無名小鎮,但是年輕鎮靜富有睿智,在前十輪初選辯論中,溫和的觀點和理性的論述,愈來愈令人刮目相看。皮特的退選顯得突然而令人惋惜。不過吉米·卡特在周日與他共進早餐,奧巴馬曾親自給他打過電話。我們無從推測之間達成何種交易,大致應該是許諾日后在內閣的職位。3月 2日,人氣頗高的艾米(AmyKlobuchar)也宣布退選。超級星期二遂成拜登與桑德斯的較量。布隆伯格僅僅贏得美屬薩摩亞,在當天晚上便宣布退選。他的6億多美元的競選投資,僅讓他兩次亮相競選辯論臺,受盡詰問和抨擊,實可謂空前絕后。沃倫在星期二同樣慘輸,周四宣布退選。

除了沃倫至今還未作出決定,皮特、布隆伯格、艾米,還有許多民主黨的總統競選人,紛紛表示支持拜登。保證拜登獲勝的每一項可行性措施,看來都落實到家。

這是民主黨建制派進行的一場突圍。媒體興高采烈,民主黨對此也是歡欣鼓舞,民主黨成員甚至在媒體面前毫不掩飾地表示,“是的,我們成功了!”拜登一夜之間重新獲得生命,桑德斯黯然敗落。在諸多的不盡如人意之后,民主黨終于得以按照意愿行事,也算是一點兒令人歡喜的勝利。

然而民主黨的成功,代價將無比昂貴。這樣的成功,是一次“皮洛士式的勝利”(PyrrhicVictory),是被古希臘歷史學家普魯塔克喻作損失慘重的那種勝利。普魯塔克記述在伊庇魯斯與羅馬的戰爭后,獲勝的伊庇魯斯國王皮洛士并不快樂,因為他所帶的軍隊、朋友和主要的統帥,大部分都失去了……而羅馬的軍營如同源源不斷地從城外涌出的噴泉,迅速而充實地得到了新來的士兵,不為所遭受的損失而氣餒,卻因異常的憤怒而更具力量和決心。

桑德斯的每一次集會,人聲鼎沸,人氣昂揚。反觀拜登,每次競選均只寥寥幾百人,人群恭敬客氣,既無激情,又無生氣,實在難望桑德斯項背。這樣的拜登被民主黨建制派推上超級星期二的頂峰,桑德斯的追隨者們如何能夠平息心中的怨憤。2016年的情景猶然在目,今日再遭建制派的拋棄,可以預料,這群人將是如何地出離憤怒。而這樣的憤怒,或將燃至大選之日。

已經可以預見民主黨將遭遇到的分裂,如果拜登果真幸運走到了大選,部分屬于桑德斯的選民將會如四年前那樣,放棄投票,甚至投票給特朗普。1968年民主黨發生過幾乎同樣的事件,由于在任總統林登·約翰遜的幕后操作,支持率低的副總統漢弗萊在初選中獲勝,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暴力四起,警察和記者發生沖突,民眾開始抗議。混亂不堪的狀況果然將不幸帶給了民主黨,11月大選,民主黨敗給共和黨,主張法治和秩序的尼克松當選美國總統。

民主黨和共和黨給人的印象分別是:民主黨訴諸激情,共和黨訴諸資歷(DemocratsFallInLove,RepublicansFallInLine)。民主黨常常會推出無甚名分的候選人,雖然缺少資歷,但是有激情有魅力。奧巴馬當選時只有三年參議員經歷,克林頓也只是南方小州的州長。共和黨則看重輩分和資歷,結果往往是推出的人選年事頗高。里根70歲成為總統;老布什上任之前,做過聯合國大使、中情局長和副總統。2020年兩個政黨在做法上發生倒轉:民主黨再三權衡,推出中規中矩的拜登;共和黨則繼續鐘情于美國至上的特朗普。

民主黨推出拜登實屬無奈。年齡首先是一個困境,拜登在年輕的時候機敏雄辯,此時卻已風華不再。而他即便真的當選,大概也只能當任一屆總統。拜登的兒子有涉貪腐,也是一大隱患,隨時可以被人作一番文章。拜登以兩期奧巴馬的副總統自居,卻沒有屬于自己的競選綱領和競選風格。當初無名之輩奧巴馬出現在眾人視野,沉著且自信,年輕的形象帶給民眾清新而充滿活力的希望。奧巴馬的人氣,在他進入初選之后,一點一點地建立起來。如今拜登在場上已久,既不見年輕人的活力,也不見長者的睿智,更沒有為他歡呼的人群。如沒有建制派的大動作,拜登實難在超級星期二大勝。而被政黨設計出來的勝利,能夠帶領拜登走至多遠,則實在令人懷疑。

奧巴馬上任,美國人被自己感動了一把。將一個黑人選為總統,是這個民族公正寬容、自尊自信的明證。然而對于他的執政,民眾則是見仁見智。奧巴馬任上8年,國際上軟弱而無所作為,國內經濟少有建樹;他的醫保健改引得中產階級怨聲四起,而其移民政策也讓拉丁移民大失所望。拜登誠然是希望分享奧巴馬的聲望和人氣,但是拜登既非奧巴馬,美國人大概也不需要一個第三任的奧巴馬。奧巴馬虧欠拉丁族裔,拜登也難以大量收獲拉丁裔選票;而拜登在南方大勝,則皆因南方黑人選民聽命于民主黨。然而大選之時,南方紅州的黑人選票就作用甚微。對于民主黨來說,拜登注定只是擔負了一場無法完成的使命。

自特朗普上任,股市一路高歌。經濟的繁榮讓民主黨失望而無奈,只是無時不刻地想要彈劾特朗普,通俄門、穆勒報告、烏克蘭電話門,整整忙了三年。股市和經濟一直是特朗普手中的兩張王牌,然而如今疫情在全球蔓延,道瓊斯指數10天之內因之狂瀉近6000點。特朗普的經濟牌岌岌可危,而他所依賴的大型競選集會也會受到影響。

在當地時間3月11日晚9點,特朗普發表了全國電視講話。他強調這次疫情不是金融危機,只是一個美國會和世界一起克服的暫時時刻。3月12日,道瓊斯指數收跌2352點。

對民主黨來說,這不啻是個機會。面對如此疫情,總統處理得好是理應之事,處理失敗卻是需要擔責。特朗普在民主黨的四面圍剿之中,艱難走至今日,也算是有毅力有定力。妥善處理疫情危機,更需要執政者的勇氣和智慧。

亂世之秋,無言以許,惟愿世界平安,惟愿人類無恙。

(作者系美國財稅專家,現居美國亞特蘭大市)

 

河南福彩网开奖公告 快乐血战到底麻将 今年连续涨停的股票 陕西麻将版全版本 天津快乐十分平台出租 足彩进球彩 单机捕鱼达人2旧版 富贵捕鱼棋牌游戏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 五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吉林新快3最大遗漏 北京赛车pk机器人漏洞代码 姬野爱 magnet 新城控股股票怎么样 东北麻将宝中宝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