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文宏與歐美一線專家詳解全球疫情:夏天會結束嗎?疫苗來不來得及......

瞿依賢2020-03-30 09:37

經濟觀察網 記者 瞿依賢 圍繞全球疫情的變化、疫情什么時候結束、最終是否靠疫苗控制等話題,3月29日下午,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、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終身教授盧山、德國病毒學家陸蒙吉、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等全球一線病毒學、流行病學專家,在以“全球抗疫、四海同心”為主題的第二屆新冠肺炎多學科論壇直播上展開了討論。

德國計劃打兩年“持久戰”

作為德國埃森大學醫學院病毒研究所教授,陸蒙吉表示,新冠疫情對德國是前所未有的挑戰:“從長遠的角度看,既要控制病毒的傳播,同時又要保證社會和經濟盡可能繼續運作,這就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。”

這個平衡點怎么來?德國十幾年前就有預案——全球流行疫情防控計劃,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(豬流感)大流行的時候已經實施過一次,陸蒙吉說,當時大家這個預案比較成功,基本思想是說面對新冠病毒這樣嚴重的危害,把損失減到最小。

關于德國的疫情應對,陸蒙吉認為有兩點很重要,第一點是,采取什么樣的措施才是適應疫情的措施,所以德國步步為營,而不是一次到位;第二點是,要一直跟病毒打下去,不單是今天打,而且明天打,從時間和空間上“我們現在的計劃起碼要打兩年”。

陸蒙吉介紹,目前德國的攔截已經做完,所有進入德國的輸入性病例基本上找到。德國在此前的一個月主要是做動員、全民教育、醫療擴建等,目前最重要的是減少高危人群的感染。

為了減少高危人群感染,德國從3月22日封閉邊境,民眾可以出門,但是禁止兩人以上的聚會。“不同的是,我們(德國)停掉了非生產性的一日活動,像足球、酒吧之類。大家還是繼續上班,工作人員和物流還是流通的,企業不停工,社會不停擺,這是我們的幾個原則。”

陸蒙吉認為以上措施是和病毒斗爭的基礎,“我們的時間點是復活節放假,4月20日”,再根據追蹤的數據進行大調整。

聽到德國計劃打兩年“持久戰”,張文宏表示驚訝,他說中國的計劃是抽出2-4個月的時間把現存病例全部清零,但是如果德國準備打兩年“持久戰”,德國沒有結束,中國也結束不了。

德國病死率低

截至3月26日,德國確診感染者39500人,死亡222人,病死率約0.5%;而周邊的意大利病死率約10%,西班牙病死率約7%。病死率相比較非常低的德國是如何配置醫院資源的?

陸蒙吉表示,德國跟意大利病死率的差距跟德國的檢測力度有關:3月第1周檢測達到16萬人次,第二周達到25萬人次,上一周到達40萬人次,現在計劃堅持每周50萬人次。

針對哪些對象進行檢測?“第一,從疫區回來;第二,可能有新冠病毒感染風險的。” 陸蒙吉介紹,從疫區回德國,沒有癥狀者自動隔離。而德國目前還有一些重癥病人在救治,病人死亡人數是滯后的,病死率后續會增加。

美國有沒有延誤時機

盧山認為,美國的疫情目前可以分為幾個階段:

第一個階段,中國疫情爆出,美國出現第一例人傳人,當天就出臺“封國令”,到過中國的人不讓進入,跟蹤幾個星期后,發現幾十例病例。

盧山認為“封國令”的決定非常正確且成功,但是只封了中國,沒有封其他國家進入美國,“這是第二波,甚至有沒有第三波的問題”。

發現意大利、韓國、伊朗等國家疫情爆發,“美國開始緊張了,但還是慢了一點,到3月13日開始對歐洲封閉,愛爾蘭和英國排除在外,到3月15、16日才把愛爾蘭和英國包括進來”。

對歐洲全線封閉以后,盧山對美國的疫情還比較樂觀,認為后面應該能控制住,但這兩天的情況出乎他的預料。

美國每天都有大量的確診病例出現,盧山認為這有兩個可能性,第一個可能性在于檢測過于敏感;第二個在于紐約和新澤西,并沒有進一步的流行病學調查,“第二波和第三波是融合在一起的,所以case只會往前走”。

夏天疫情不會結束

針對疫情什么時候結束,金冬雁表示,病毒的感染有自然規律,“從歷史上來看,冠狀病毒沒有一直不停延續下去的,我在這方面還比較樂觀,對于它的最終結局,我認為應該要歸于平息”。

金冬雁原本認為有50%的可能疫情在一年內被控制住,現在他認為這個可能性只有三四成,“主要由這個病毒的傳播力、致病性這些因素決定”。

他還有一些擔憂,疫情在很多醫療資源匱乏的地方爆發,“像埃及、印度前一輪病例數非常少,但是旅游團一去,回來以后10個人有9個人中招,那就說明肯定有爆發了。傳染病無國界,如果他們出了問題,最后還是會傳到全世界,還會倒灌到其他地方”。

不過,金冬雁最擔心的是出現超級傳播者,像SARS期間香港的淘大花園,“病毒載量高,危險性肯定大”。

對于疫情結束的時間,張文宏認為:“最美好的季節在今年的金秋十月,這個時候會有個低谷,后面還有高峰,所以今年基本上是綿延不斷。”

疫苗來不及控制疫情

截至3月29日7時40分,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66萬例,攀升的數字讓人們把目光投向疫苗。中美兩國在3月16日幾乎同時開始臨床試驗,疫苗什么時候會出來?適用于什么人群?

作為國際疫苗學會前任主席,盧山總結新冠疫苗的開發由4個因素決定。

第一是科學,它包括基礎理論、技術手段。

第二是技術,要在全球做疫苗,生產出幾千萬人份甚至上億份,產能非常重要。

第三是監管機構的松嚴程度,FDA有很大的伸縮性,但是會考慮風險和收益比,“如果你的疫苗基本安全,世界全部都在等著,馬上就可以通”。

第四個因素是社會,包含兩方面:人民是主要的,政治家最后代表人民來做決定。

盧山認為,疫苗不能控制疫情的發展,因為來不及,“疫情還是要自己控制”。但是疫情如果控制住了,到秋天好了,疫苗還做不做?

“我個人認為,這次的疫苗全世界會一直做到底,”盧山說,“中美兩國都有很多公司(在研發),中國布局也非常大,做出來的機會也相當大,主要因為中國有資金和政策的支持,這是別人趕不上的。”

要不要戴口罩

疫情發展到現在,戴口罩已經不只是醫學問題、科學問題,還上升到了社會認同問題。

陸蒙吉表示,德國現在還沒戴口罩,首先是因為前期感染數非常少;另外一個是,德國的公共空間非常大,保持1.5米、兩米的距離是容易做到的事情。“大家都用口罩確實造成很大浪費,醫院里邊口罩數量就不足。目前德國政府也控制了大部分口罩的供應,要用的時候衛生部發下來,不讓你屯,這是公共衛生國家管控的一個手段。”

盧山認為,戴口罩與否跟病毒的濃度有關,用中國感染的三個模式——武漢、湖北和上海來說,“在上海、北京不戴,我心里很放心;在武漢一定要戴口罩;在湖北,可能我出來就戴”。

“美國也在變化,開始他沒有教戴口罩。在美國,政府來教你做一個行為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。”盧山說。

金冬雁則表示,香港采取的是“御敵從寬”的策略,“用比較低的代價,大家都戴上口罩,大包圍去防,特別是防一些可能存在的漏網之魚、無癥狀的人”。

春節加劇了疫情嗎

與會專家還討論了一個問題:假如疫情不是在春節爆發,沒有遇上春運,會不會發展成今天的局面?

“絕對會傳播,中國還要感謝春節。”盧山表示,在春節期間封城的政治壓力會小很多,而且最后是把春節假期順勢延長,“要是在年中全國停下來,這個政治決定是非常大的”。

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濟觀察報》社原創作品,版權歸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大健康新聞部記者
關注醫療、醫藥等大健康領域,新聞線索請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河南福彩网开奖公告 云南11选5 复式 同乐棋牌 安徽波克麻将房卡转让 北京pk10开奖直播 极速快3 江西南昌麻将游戏下载 九鼎新材股票股吧 *排列三开奖号码 吉林麻将吉祥棋牌下载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好彩1app 网赚兼职项目 福州麻将技巧图示 sg赛车基本走势图表 广东乌鲁木齐沐足店转让 股票中的k线图怎么